首页 >> 生活演员 >>租父母 >> 父母和儿女,各自独行的人生,珍惜相处的每一刻
详细内容

父母和儿女,各自独行的人生,珍惜相处的每一刻

去年12月8日,我接父母来长沙小住,后来疫情危急,不得已在大年初五将二老连夜送上北上的火车。我在长沙已经21年多了,这次是父母来长沙待得最久的一次,待了53天。也就是说,在我高中毕业后的这人生多一半的时间内,我第一次和父母朝夕相处了53天。

刚送走父母的那几天,我感觉清净多了,生活终于回归到了我们熟悉且习惯的状态。可是,过了几日,看到家里那些与父母有关联的东西,我就有些睹物思人。想到自己做的不好的地方,尤其是那些让父母难为情或手足无措的小事,心里就充满自责。这么难得的日子,我没有好好去珍惜相处的点点滴滴,没有给未来留下完美的回忆,将来想起来,肯定会觉得遗憾。  合肥租父母小编分享。

因为,我不知道还有没有再和父母相处这么久的机会了,按照父母的意思,恐怕是没有机会了。因为他们都觉得自己太老了,这一次是勉强成行,以后,不会再来了。以前,他们不常来,一是因为将近1500公里的距离对他们而言太远,二是,他们放不下自己的生活。他们来一次,需要我动员很久;来了,需要我极力挽留才能多待些日子。这次能待这么久,是因为时间选得好。如果还有下次,我希望还是这个时候。

会有下次吗?昨天有亲戚跟我微信视频,我才知道四伯父去世了,看着视频里坐成一圈的几个老人,两个老姑父和我的老父亲,我的内心涌上了一股伤感。短短的几年内,二伯父二伯母,四伯母四伯父都已离开了人间,而父亲是堂兄弟中的“老五”,父母的队列前面只剩两个更老的族亲了,尽管父母也才76岁。


我觉得父母的身体还硬朗,再活些年头,再来我这儿几次,应该没有问题,可是他们不自信,尤其是母亲。母亲来的时候,把她妈妈留给她的一对老式银手镯戴在了手腕上,我知道,这手镯她这辈子几乎没戴过,这次带来,肯定又是上次的想法。五年前他们来我这里的时候,母亲想把手镯留给妻子,妻子觉得贵重,没有收,后来妻子才告诉我这事。这次又带来,肯定是要非给不可了。

果然,在我和母亲独处的时候,她说,希望我给妻子说说,收下她的手镯。这是她妈妈的遗物,当年她妈妈去世的时候,她还没有断奶。后来她出嫁的时候,按照老一辈的传统,是要佩戴一些银饰的,于是她唯一的哥哥,也就是我的舅舅,从自己老婆,也就是我舅妈那儿偷来了这对手镯和一些头饰,偷偷给了即将出嫁的妹妹,也就是我的母亲。这些银饰母亲珍藏了几十年,后来把除这对手镯外的其他银饰给银匠重新打造了几枚戒指,据母亲说戒指给了两个嫂子和婶婶。

母亲想把这对手镯留给妻子,一是想感谢妻子在跟我结婚这近十年来对他们三次来访的热情款待;二是她想给妻子和我留个念想,这二十多年来我们母子相处得太少,而儿媳,对她而言也就是一个熟悉的陌生人罢了,婆媳一场,留个信物,以后她不在了,我们看到手镯,还能想一想她。母亲想的真周到,他们回去的这段日子,我偶尔拿出盒子里的手镯看看,就会想起他们和我们共同度过的那些日子。

当想起那些日子的时候,我总会首先想起那些留下遗憾的事。就像过去的这五年,每当我想起父母上次在我这里待的那一个月,我的心里总会有一些歉疚。


上次,我半夜蒸馒头,让母亲看着火,结果锅里水倒得太少,而火开得太大,母亲嗅觉失灵,最终烧干了水,烧红了锅。我闻到焦味跑到厨房,发现惊慌失措的母亲已经把烧红的锅子提下来放在了仿石头台面上,其后果是,台面被锅子烫了一个很显眼的印。

因为房子装修了还没几年,平时我们都很爱护,一直保护得洁白光亮的台面被烫出一个黄色的大疤痕,总归让人很难高兴。我洗了好久也没把这个疤痕洗掉。母亲自责不已,走的时候还在碎碎念着。我感到歉疚的是,当时对母亲发了较大的火,又当着她的面把个台面洗来洗去。多大点事啊,早知道那破房子会卖掉,我干嘛在乎这个?

这次,让我现在想起来就深感歉疚的事是,那天母亲洗澡,因为水压太低,全屋只能开一个水龙头,才能保证燃气热水器被水流点燃,如果有别的水龙头打开,燃气会立马灭掉。我先放了一些水,热水出来后,让母亲去洗。我担心火灭了,就不时地查看厨房的热水器,但热水器一会儿灭一会儿燃。我想当然地认为母亲又犯糊涂了,又在里面乱开水龙头,一股无名火蹭地就蹿上来了,隔着卫生间的门吼着让母亲这样那样地操作。母亲无所适从,水哗哗地流着,大冬天的,我不知道她到底是用热水洗的还是用冷水洗的。后来我才知道是别处的龙头被开了一下,不是母亲乱动或者太笨的原因。

父母在我这里,我们是主场,他们是客场,再加上我们的房子刚装修入住,每个物件崭新的亮光让父母时时处处陪着小心。他们越是畏手畏脚,越是小心,我的心里就越是过意不去。我提醒他们不必一举一动都那么小心翼翼,随意点儿,弄坏了弄脏了都没有关系,但他们依然如故。我知道,他们本分了一辈子,到别人家,他们都是这般小心的。可是,这儿是他们儿子的家,不是别人家啊。这份小心翼翼的背后,是一种隐隐的难以亲近的生分,21年来,我们很有限的见面,彼此大相径庭的生活,足以造成这份隔阂。

从父母刚来的时候,我就意识到和他们这段相处的难能可贵,我是很想珍惜来着,但是白天要上班,晚上还有很多事情忙,且大部分注意力都在孩子身上,周末我又特别宅,母亲也懒得动,再加上天冷,所以我们既没有带父母多走动,也没有拿出太多的时间跟父母聊天。有时候,我意识到这个机会的难得,特别想抓住机会和父母好好聊聊那些过去的事,可是又不知道该从哪里聊起,只能眼睁睁看着这相处的日子一天天溜走。现在想来,我真是没有好好珍惜。此去经年,恐怕很难再有这样的机会了。

最让我伤感的,是母亲一个人坐在客房的床上发愣打盹的时候。母亲的衰老让我猝不及防,在我心中,母亲的形象一直是那个勤劳又能干的妇女,她怎么突然就老成了这样,老的像88岁的妻外婆那样,就那么孤零零地沉默地呆坐着。我不知道她在看什么,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,或许,老人都这样吧,就这样静静地等待一个又一个日子的到来,等待衰老,等待......

父亲的身体状况尚好,让我猝不及防的,是他一两年之内,满口的牙几乎全没了。他的牙不是掉了,而是磨没了,几乎每颗牙磨得比牙床都低了。前两年他的牙还有那么半截啊,怎么才一两年时间,就全磨没了呢?这口牙,他用了70年,如果磨得这么快,应该早没了才对啊。看来衰老真是猝不及防的,父亲自己估计也没想到吧。我想带父亲去镶口假牙,父亲说牙没掉,镶不成,我也就没管了。现在想来,我应该带他去医院问问医生才对。

此刻,听着窗外的雨声,看着窗玻璃上缓缓滚动的雨滴,我又想起了父母,想起了他们待在我这里的日子。父母在我这里的时候,正是南方一年四季中最冷的季节,我们在客厅地板上铺了一个炕席大小的发热地垫,一家人围坐在一起,就像坐在老家的热炕上一样,很多时候,窗外也是这么刮着风下着雨的。相信在故乡这样的天气里,围坐在炕上的父母也一定会想起坐在我家地板上的情景。能在彼此的记忆里都存入同一个温馨的场景,可思念可回忆,也是很欣慰的事。

我们和父母,虽然共享同一片天空,拥有同一个记忆,但人生却只有短暂的交集,相聚过后,就得各自回到自己的生活中去,这恐怕是我们这个时代里绝大部分人的宿命。

去年末,一个老朋友在朋友圈常发一些感慨,她的父母待在老家哈尔滨,她定居在长沙,父亲重病,需要动大手术,而她是独生女。她把自己在老家奔波的大情小事和感慨悲伤都记录在朋友圈。她曾是那么一个娇滴滴的没心没肺无忧无虑的小姑娘,这才几年,生活就让她担负沉重。她的父亲康复后,依然要跟她相隔几千里独自变老,就像我的父母和我一样。

每个人,在自己的人生里独自努力生活,或许就是生命本来的样子。父母虽然日渐苍老,虽然行动渐渐不便,但按照父亲的话说,还得“自己睡觉自己翻身“,还得自力更生。中年的儿女们,整日里深陷工作和家庭的琐事中,还能有多少时间拿来照顾父母?”心有余而力不足“恐怕就是中年人人生的真实写照。

跟我视频的表兄说,母亲在家里忙前忙后,身体硬朗得很,闻听此言,父亲笑得很爽朗。这么听来,母亲回到自己的土地上,又重新焕发了活力。好吧,有个好身体,胜过一切。

妻子催促我去运动,她怕我们将来身体不好,拖累儿子,我深以为然。从这个角度想,我感到幸运,感谢父母硬朗的身板。

中年人,连思念或惆怅,也带着现实的味道。

合肥租父母http://www.ahzuren.com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