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> 生活演员 >>租父母 >> 第一代90后,终于要直面父母的养老了
详细内容

第一代90后,终于要直面父母的养老了

作为第一代90后,我终于要直面父母养老的问题了。

哪怕早在书里、亲戚朋友那里,见过无数真实案例,都不及自己亲历一遍来得深刻。去年,身边有个同龄男生的母亲病了,朋友圈一秒换了画风,从原先满屏的吃喝玩乐,变成了四处央人介绍名医,东奔西跑寻求治疗方案。  杭州租父母小编分享。

他说,母亲患病那一刻,他好像突然从一个孩子,长成了大人。

每个人看到这句话,都以为懂得其中的含义。但其实真正懂得,要直到自己亲身经历以后。就像那句名言说的:父母,是隔在我们和死亡之间的一堵墙。

父母身体健康,那么即便是60岁、80岁,这两个字看起来依旧遥远而模糊。

直到这堵墙摇摇欲坠……


实不相瞒,就在这短短几天里,我甚至思索过无数次要不要生二胎。

星辰大海是很美妙,但总有一些事,能把人一瞬摁进人间烟火里。我也是个俗人。我忍不住要想,将来我和老梁生病了呢,咕咕要怎么办?

老梁家里两兄弟,哥哥嫂嫂都要上班,幸而我们是自由职业者,可以帮忙分担跑腿。那咕咕呢,谁能帮他分担一二?

倘或他的妻子同样是独生女,那么四个老人的养老,他们两幅肩膀该如何担起呢?

这一天迟迟早早要来,而显然,我无法为我的孩子找到一个答案。

我在十几岁的年龄,一直以为自己是个很酷很酷的人。

我说过很多“大逆不道”的话,喜欢口出狂言,享受惊世骇俗的快感,我甚至一度把公众号的简介设置为“我有一间大房子,活够了就去死。”

直到而立之年,才发现自己与这芸芸众生,并无半点分别。


众生即我,我即众生。

众生要经历的生、老、病、死、求不得,我一个都未能幸免。

就像王小波笔下那一只被捶的牛。

“那一天我二十一岁,在我一生的黄金时代,我有好多奢望。我想爱,想吃,还想在一瞬间变成天上半明半暗的云。

后来我才知道,生活就是个缓慢受锤的过程。人一天天老下去,奢望也一天天消失,最后变得像挨了锤的牛一样。”

我开始生出那些庸俗至极的念头,要不要生二胎,要不要再存一笔养老钱。

就在半个月前,我还兴高采烈地规划着自己的三十岁生日,踌躇满志想犒赏自己一块手表。一夜之间,手表不手表,犒赏不犒赏,都变得轻浮而不值一提。

我要思索的,是要不要给婆婆请一个护工,出院以后老人是住城里休养还是回老家,再往后呢,病症又会不会复发?

我爸的身体也不太好了。

以前奔波劳碌,反倒健健康康。现在闲下来,肚子发福了,血压蹭蹭往上涨。

老头嘴犟,号称自己身强体壮,真有点什么事了,自我了断都不给子女添麻烦。

嘴上意气奋发,心里怕得要命。

我给他量了量血压,一路狂飙的数值吓得老头变了脸色,水都来不及倒,赶紧生吞了两枚降压药。

我打趣他:“哟,刚刚不是还慷慨激昂吗,这会儿怎么怂了?”

我爸平复下激动的心情:“这要是中风了,死不死,活不活,得把一家人拖累死……”

你看,再怎么豪气冲天的人,也会被现实的双手陡然拽下,碰得尘满面鬓如霜。

我曾经费了很大力气,去证明自己不落窠臼。如今才发现,一切不过时候未到。

连郑钧这样的大雅之人,都不免娶了大俗的刘芸。不食人间烟火的梁朝伟,不过是倚仗身后长袖善舞的刘嘉玲。

柴米油盐,人间男女的必修课。

这柴这米这油这盐,曾经落在我们父辈的头上,也终将不可避免地落在我们头上。

以前听高晓松讲《金瓶梅》,大意说《红楼梦》是美化过的文学意境,林妹妹都快死了,还搁那优雅地焚诗。倒是《金瓶梅》更趋近真实,李瓶儿死时一片血污,汤汤水水,极其狼狈肮脏,分明那才是真实的生死离别。

少年只读《红楼梦》,中年方识《金瓶梅》。

每个人一生的黄金时代,都曾想爱,想吃,想变成天上半明半暗的云。

可又有几个人,始终不挨生活的捶?

原谅我这一生不羁放纵爱自由,也会怕有一天会跌倒。

行至上有老、下有小,才知“不羁放纵爱自由”,不过只是一阙轻歌,飘于寒夜看雪时。生活的真相却是——怕跌倒,怕失去,怕没钱,更怕死。

不要笑话那个唯唯诺诺的中年人,他只是过早见识了生命的底色。

杭州租父母http://www.zjzuren.com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