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> 生活演员 >>租生活演员 >> 父母的奢望是我们渐行渐远的脚步
详细内容

父母的奢望是我们渐行渐远的脚步

每每读龙应台的文字都会让我心灵受到震颤,如这句:“所谓父母,就是那不断对着背影既欣喜又悲伤,想追回拥抱又不敢声张的人”  合肥租父母小编分享。

今天朋友老爸去世了,老人因患节肠癌每天都在疼痛中折磨煎熬着,真的望着病中被病痛的老人还不是令人心痛的,心痛的是老人痴痴望着门的眼神让你心疼又心涩,我们明白其实折磨老人的不只是身体的疼痛,还有心里想孙子想儿子的思念之痛,人生最大的悲哀莫过于此了。到最后老人也没“望来”久盼的儿孙带着遗憾走了,最后一程也没来送。

不知有多大的积怨竟真走到老死不相往来这一步,这是一个父亲的悲哀更是一个做子女的悲哀,就算父母有再大的错处,我们做儿女的都不应该做的如此不近情理,因为是他们给了我们生命并用毕生的心血哺育培养了我们,真的有仇恨能泯灭所有的良知与亲情?


“父母在,人生尚有来处。父母去,人生只剩归途。”

父母在,我们还有家,每逢节假日我们还能有个心心念念牵挂相聚的地方,可以思念家,父母不在了,我们就成了无根的浮萍,忙忙碌碌无人喝彩,最后只剩下归往人生最后的归宿。


虽然我们也会成家但是有一个我们生活从小至成年的家不在了.人大半生生活和思念的家不在了。


纵然父母有再大的错,但“天下无不是的父母”就连慈禧,也写下了“世上爹妈情最真”“可怜天下父母心”等诗句。从我们未出生,父母就倾注了浓浓爱意,等到出生后,又一步步精心呵护,直到长大成人,娶妻生子。其中辛苦不为外人所知,因此,古人才有这样一句老话:“古来痴心父母多,孝顺儿孙谁见了。”所以父母的爱是可以包容一切的。也愿我们能回抱父母让父母快乐。

记得有一次看过这样一篇短文,在人来人往的候车室里,有一老一少两个男人互相依靠的坐着,轻轻聊着,年轻男子说:“爸,别担心,医生说了,没事了,这病能治。”


原来是一对父子,他们身边的包里放着一些药物,大概,父亲生了病,儿子带着他到城里大医阮诊治,这是要往家里赶呢。


父亲年龄并不太大,也就六十岁的样子,只是脸色蜡黄,非常清廋,看上去很虚弱。他穿着一件略显大的白衬衫,崭新的,与他黝黑的皮肤不太相称,大概,是为了进城而新买的吧。旁边的儿子穿着挺讲究,看样子,应该在城里生了根发了芽。


听了儿子的话,父亲摇了摇头,低声说:“我就说不来看,你偏让来,白花冤枉钱。自己身上的病自己清楚。你们现在都出息了,我也没啥牵挂,就希望走得利索点,别拖累你们。”


儿子没接腔,转过脸,有泪悄悄地滑落。他赶紧抬手擦掉,不让父亲看见。


看来父亲的病并不像儿子说的那样轻松,或许,生离死别的悲伤已经在彼此心里漫延。


两个人都没再说话。过了许久,父亲似乎累了,身体不由自主地靠在了儿子肩上,双目紧闭,看样子,已经进入了梦乡。


候车室里人来人往,嘈杂不堪,并不是睡觉的地方。儿子一手扶着父亲的腰,一只手轻轻地覆在父亲的耳朵上,试图为他抵挡一些噪音……


只见儿子像一个放哨的战士,身体保持不动,眼睛却紧张地看向每一个从他们身边经过的人,目光里写满了乞求,似乎在说:“嘘,别吵,让父亲睡一会……”


看着这一幕,所有的人都压低了声音,放轻了脚步。


读这篇短文时,我只感觉我双眼酸涩。无论在嘈杂的候车室,还是在拥挤的火车上,抑或是在排成长龙的医院里,从来都是孩子靠在父亲或母亲的肩头休息,什么时候,我们看到过年轻力壮的父亲或母亲在公众场合安心小憩?他们从来都担当着保护者的角色,只有当他们病了,老了,再也无力保护孩子时,才会心无旁骛地小睡一会,缓解已经积累了快一辈子的疲惫。


“很多时候不是我们去看父母的背影,而是承受他们追逐的目光,承受他们不舍的,不放心的,满眼的目送。最后才渐渐明白,这个世界上,再也没有任何人,可以像父母一样,爱我如生命。


太疼的伤口,你不敢去碰触;太深的忧伤,你不敢去安慰;太残酷的残酷,有时候,你不敢去注视。

时间是一只藏在黑暗中的温柔的手,在你一出神一恍惚之间,物走星移。”

父母的奢望是我们渐行渐远的脚步,带给父母的是期盼,带给我们的是对远方的执着和对那前方的背影深深的愧疚。

合肥租父母http://www.ahzuren.com/